彈星者

走了。

凝晶。

  三万三千仞迢迢冰雪,诸神要降天穹的威严于世,喝令霜风狂傲驰骋莽荒原野。洪荒宇宙霎间崩裂,涌流亿万辰星成海。

  盗火者携卷圣明火种,昭昭刺破张狂长生。奥丁铁具敷面举枪怒咆,掀来迸焱朔风炼刃烁金。黯色龙角盈满狰狞鎏金,神使赠光芒百丈,直至狠刺层云以外。
  它同黑暗的蝠翼殊死相搏,在幽冥地狱狂呼声中一道泯于沸腾岩浆。

  轻歌薄纱实属世上首美,瓦尔基丽们眼波流转,悄踏曼步婀娜前来,上古歌谣随风散落尘土风雨。她们赞颂古老北欧的垂暮盛况,凝念红黑恶龙的魂魄双生、将狂风扼住咽喉、送怨灵沉入轮回河岸。

  为首的应当弑锋,为末的理应执柄。

  这是上主赐予浊世的异色瞳仁。鲜血沿路勾勒诡异符文,洁净的王室少女们紧拥神明指尖,天鹅濒死,凄厉且高贵的以厉声嚎啕赠予世人。

-而我们苏醒。

  那里双刃生于斯堪的纳维亚的峡湾深处。有冰与火高声颂唱战歌。
  我自深海坚冰长生,我的兄弟浴酷焱而不死。
  命运的纺锤刺破三女神的嫩白掌心,本应是一对旷古的邪刃,却将歃血为乳金的柔软发绢。

“你将被赋予骑士的光辉。

  我的心脏凝晶而成,我的血液为荣誉而流淌。我将沉睡万年,受骑士终焉的护指渡过崇明。波罗的海的波涛汹涌澎湃而来,它桀然倨傲俯瞰苍生,举首掀翻巨浪滔天,留圣羽飘洒将我埋葬。

  将我埋葬在白色的赤诚泡沫之下。

“凝晶。”
来人唤我。

评论

热度(9)